也有此需求的

2020-11-18 17:16

希望各地试点“弃婴岛”

“如今被遗弃的孩子绝大多数患先天疾病甚至重病,我们应该反思儿童保护制度短板。”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相关负责人表示,这不是一个城市所能解决的,也不是一个单位所能解决的,需要全社会的救助体系建立,确保把好事做好、做到位。

“确实,弃婴的骤增,让我们措手不及,给我们医疗护理带来很大压力,新生室目前挂水的接近30个小孩,有的还是早产儿。”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相关负责人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“最近,很多媒体都在追问我们会不会因为压力大,也像广州一样暂停弃婴岛的试点。对此,我的态度很明确,南京暂时不会停止试点,关停弃婴岛是将生命拒之门外。”

昨南京又接收一名弃婴

“自从有了弃婴岛,送到这里的毛娃就变多了,常常凌晨三四点能听到哭声。”曹大姐的布店离“弃婴岛”不到10米,她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前几天的一个晚上,不到9点钟,她看见一个女的,40多岁,怀里报个小毛娃,在巷子里头来回转悠着,“一看就是来丢孩子的。”曹大姐推测。果然,第二天,有个孩子被扔在巷子里。

弃婴岛隔壁是一个居民小区的门卫处,那里有一处小门房,门常年不关。有的时候,孩子的父母就会把孩子扔到门房的沙发或桌板上。彭师傅就住在门房旁边,他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以前没有弃婴岛的时候,平均两三天有一个弃婴,但有了弃婴岛,多的时候一天能有三四个。

江苏“弃婴岛”将继续推行

该负责人分析,很多人都认为是媒体宣传得太多了,吸引了全国各地的人都跑来南京丢孩子,其实这恰恰反映了问题的关键所在,“所谓‘弃婴潮’,实际只是以往问题的显性化,从分散各地到集中于‘岛’这一点上。可以说,南京这个小小的弃婴岛,承载的远远不止这座城市的弃婴。”他认为,根据民政部最初的文件,所有的城市都应该试点弃婴岛;而目前全国有10个省区市建成25个弃婴岛,但是医疗条件好的大城市试点的很少。“弃婴岛也许可以暂停,但儿童福利院能取消吗?儿童福利院其实是最大的弃婴岛。接收弃婴是我们的本职工作,我们应该无条件地接收,但现在来的都是外地的孩子,这让我们很有压力。说句心里话,全国都要试点,这样我们的压力才能下来。”

弃婴岛到底是“安全岛”还是“纵容岛”?其实从1198年意大利设立世界上第一个弃婴轮盘开始,这样的争论就没有停止过,但是婴儿的生命权高于一切,这是大家普遍的共识。

南京“弃婴安全岛”已经发挥了积极作用,在客观上确实保障了遭遗弃婴儿的生存权。今年,其他的市县,如果条件具备,也有此需求的,可以开建自己的“安全岛”。对此,民政厅方面会支持,但不作统一要求。

昨天清晨,在南京玄武区后宰门附近,又发现一名弃婴,距离“弃婴岛”只有几步远。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相关负责人证实,这名婴儿已经收进了院里。

钮学兴表示,民政部门正在研究困境儿童保障托底制度,建立起针对困境儿童的发现、检测、报告、处置等方面的救助保护机制,使困境儿童求助有门,发现及时,救助保护到位。( 张玉洁)

仅5平方米的“弃婴岛”让南京城不再宁静,它所带来的伦理冲撞和远超预期的弃婴数,令人揪心。就在广州弃婴岛试点暂停,深圳弃婴岛试点暂无时间表的背景下,南京的“弃婴岛”每天接收的孩子还在不断增加。昨天清晨,就在“弃婴岛”附近,又发现一名弃婴,超载的“弃婴岛”让南京很纠结。昨天,江苏省民政厅副厅长钮学兴向现代快报记者表示,虽然压力很大,但“弃婴岛”肯定会继续开下去。

江苏目前在南京和徐州两个城市开展弃婴岛的试点。